喜欢做梦

说起来我十分喜欢没有下限地搞我喜欢的角色,那种包含浓烈情感和爱地让TA遍体鳞伤,让TA流泪流血,真的美妙。


  在噩梦里我不断地溃烂,我曾经极度想要成为一个温柔的人。但是当我发现我只剩下情绪发泄的权利之后,我毫无征兆地崩溃了。


  是的,我只能这样做。像一个气球一样,膨胀又炸裂,被修补好再度炸裂。一个绝望的人该怎么写出蜜糖般的故事?没有比之更叫人发笑的事情了。


  我嫉妒所有真心相爱的人,你们是亲密无间彼此唯一的朋友。而我已经失去了她,永远地失去了她。诺言是你口中所谓的骷髅的磷光,我盲目地追随你,我盲目地视你为我之所以存在的原因。而当这点原因被我亲手掐灭,我不是炸裂,我是慢慢地,消散了。


  一万次,一百万次,一千万次。...


置顶

   这里燕子/阿燕,熟人可以喊肥燕子。是一个杂食党,但偏爱角色x你的乙女向。文风怪异,时常抽风,酷爱开车,挖坑不填。
  你如果找不到我,请打开steam有惊喜。我不是在摸鱼就是在打游戏。
  该博客主要堆放除游戏相关外的所有文。

  合集如下——


   全职清水:生如夏花般灿烂1

   全职开车:生如夏花般灿烂2

   凹凸开车:生如夏花般灿烂3

   凹凸清水:生如夏花般灿烂4...

【楚苏】牛奶与蜜糖

-楚子航x苏茜


-是一篇约稿

-不虐,撒糖向

-关于约稿请戳这http://my-burry.lofter.com/post/1cad2060_12a788ba8
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牛奶与蜜糖



-楚子航x苏茜



一:



  绿色的热带鱼在水缸里漫无目的地游动,它们在恒温的水...

一个谎言与一次迟到/黄少天x你



-黄少天x你,乙女向

-是糖,原本打算当生贺,结果赶不上



18岁的黄少天和17岁的他并没有什么区别,夏季白昼长黑夜短,而黄少天一年四季从未改变他对你的喜爱。

少年的喜欢浓烈又鲜艳,在夏风的吹拂里久久不会散去。他低着头,嘴唇轻触你,那些稠密的爱流进你的胸腔。

黄少天在燥热的夏日午后,站在宛如穹顶般恢弘的树下,对躺倒在他手心中的你说:

“又迟到了。”



赋予已死之人生命,再剥夺她留存于世人间的记忆和形体。摩伊拉女神剪断的纺锤丝,以畸形的形式接上。

这便是你的诞生之初。只是混沌一团,世界上没有人记得你,亲朋好友在近乎永恒的时间里流去。你在混沌之中辗转难眠,偶有几次清醒,也只是得到些许零零散散...

烟火和酒/叶修x你

烟火和酒

-叶修生贺文

-短打

酒精一寸一寸地爬上人的脊椎,在前额聚集,其余没能爬上去的怪异分子,它们顺着小腹下流。

直至最终吐出一口辛辣的气来。

你拎着空了半瓶的酒瓶,步履蹒跚地爬到天台来。一抬眼就是布满灰尘的空调防尘罩,蜘蛛网凝结在上,凝结的蜘蛛网像叶修凝结的笑容。

他总是把自己的笑容藏在一团雾气后面,既不让人看清,也不想让自己看清。叶修就爱这样看你。

你“哈”地一声笑起来。

笑到天和云分裂,笑到一阵风吹得你摇摇欲坠。彼时初夏的风可有可无,但吹在醉酒后的皮肤上,倒是平添了几分“飘飘乎如遗世独立”的滋味。

你觉得自己正化成一大团的云,一团让叶修抓不紧的云。但这并非你的本意,你多少还是渴望叶...

枪响之后

-是一篇私人订制,来自 @劣弧兔唇     的约稿

-gl向,清水+车

-下面是正文:


枪响之后


Chapter0:


 “落莉丝艾拉。”


Chapter1:


 礼拜一的清晨,维尔莎从睡梦中清醒。她听到一丝声响,似乎是某种动物正在地上爬行,声音并不太大,但足以令维尔莎感到烦躁。


 维尔莎前些日子一直在为一笔订单而忙碌,对方是个生性多疑...

今天晚上吃什么


-喻文州喻文州喻文州x你

-复建超短篇

-白开水向小甜饼

1

冬天冷,你常常刚进被窝里时蜷缩成一团,只露半个小脑袋在外头。这个时候正在工作的喻文州就会走过来轻轻地拍一下你的头,然后给你一个晚安吻,告诉你他大概几点完事。

你总是会一边哆嗦一边点点头,跟他说早点休息。

你偶尔会半夜醒来,发现自己躺在他的怀里。喻文州喜欢搂着你入睡,特别是冬天。他比你这种易寒体质要好得多,于是每次进被窝都会捂暖你冰凉的手脚。

所以你每次半梦半醒的时候会觉得自己被太阳融化了一样,鼻尖还有一股清冽的香。

你会在他的怀里小心地蠕动一下,以便于自己能更好地和他契合,这是你独一无二的专属暖宝宝。

喻文州有时会被你的动作弄醒,但他假装还在熟睡,任...

陌路【格瑞x你】


-文不对题,oocoocooc

-血族格瑞x猎人你

-内有三轮车,素食主义者切勿点开链接

-又名“论诱拐猎人的108种方法

1

格瑞醒来,他摸了摸自己头顶上的木头,用力推开。一声木头和木头之间独有的滑动声响起来,声音不大,但足以惊动那些在城堡里窸窸窣窣觅食的小动物们。

格瑞坐直,用他一贯有些冷漠的眼神扫视周围。这里没有流动的空气,没有阳光,更没有……

更没有你。

格瑞拿起烈斩,他系好自己的斗篷,飞了出去。

这是第五天,格瑞没有看见你的第五天。有些蠢笨的猎人消失的第五天,格瑞在第三天之前时还会想着兴许你在偷懒,到了今天他已经有些诧异你是不是出事了。

猎人对猎物的执着程度,是疯狂的。

然而疯狂的你丢下了格瑞。这...

捡个狼人回家过年


-文不对题,血族雷狮x狼人你

-oocooc,私设多如狗,素食主义者切勿点开链接

-内有三轮车,嘘


1

你和雷狮是怎么认识的这件事,比你怎么成为狼人还要来得巧。几个月前,你被猎人用银剑刺伤了左臂,从悬崖上摔落下来的一瞬间你哀嚎一声。

然后哀嚎戛然而止。

没有预期而来的尖锐石块硌着你,更没有想象中蔓延全身的疼痛。除了小臂不时有阵阵剧痛以外,你大抵躺得还算舒服。

因为有人接住了你。

雷狮打死你也想不到,自己难得碰上个阴雨天出来散散心,散着散着碰上了从天而降的狼人。

还是半路出家的狼人,他一眼望过去除了头上那俩耳朵,就只剩下身后的尾巴能看出是个犬科生物。

凭借着血族异于常人的体力,他犹豫了片刻还是伸出手...

1 / 4

© 生如夏花 | Powered by LOFTER